集装箱建筑科技回归都市,世界“潮科技”创新集装箱首府诞生

蜗居君 蜗居君 2018-11-24
【摘要】硅环岛的交通非常便捷,是伦敦重要的交通枢纽。这里轨道交通便利,不仅能快速抵达伦敦金融城等重要区域,。,还设有去往斯坦斯特德国际机场(London Stansted Airport)的机场快线。同时,这里毗邻伦敦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利物浦街站,提供覆盖东英格兰地区的通勤列车服务,每年约有1亿2千3百万人次使用。另外,伦敦市政重金规划的纵贯伦敦的大型城铁Crossrail1(被命名为“伊丽莎白线”Elizabeth Line)和Crossrail2都从“硅环岛”附近穿过。

继对美国纽约“硅巷”进行深入了解后,本期文章则聚焦仅次于硅巷的一个城市区域——英国伦敦的“硅环岛”。就发展科技创新而言,伦敦的环境并不好;但位于伦敦东区、先天不足的硅环岛,却成就了世界“潮科技”创新首府。让大家一睹伦敦这个老牌金融城市向技术发展型城市的华丽逆袭——


仓储集装箱


伦敦东区

最得不到救赎之处的华丽转身

相较于伦敦西区的富有高贵,街道狭窄、房屋稠密、粗俗贫穷的伦敦东区是这座城市不太光彩的一面历史上,伦敦东区是以“贫穷、犯罪、混乱”著称的贫困旧城区,不久前仍被称为伦敦的“城市伤疤”。在柯南?道尔笔下,它被形容为最危险之处——“无可比拟的暴力与堕落之地”,“开膛手杰克”就是流传于伦敦东区的可怕传说,这让大多数人对她的印象停留在脏乱和犯罪率高这两件事上。

然而,这个最得不到救赎的地方,却在近几年内飞速崛起,成就了当下最热的世界“潮科技”创新首府。伦敦东区的崛起,是因为这里有世界一流高科技企业云集的“硅环岛”(Silicon Roundabout)。“硅环岛”一词,最早由一家旅游社交类科技企业Dopplr的创始人马特?比达尔夫提出,用以指代伦敦金融城北部边缘地带的肖尔迪奇(Shoreditch)、老街(Old Street)所构成的环岛地区。2008年7月,马特半开玩笑地在推特上留言:“‘硅环岛’是伦敦老街不断生长的有趣初创企业社区”。这句自嘲式的幽默,被《金融时报》的一篇报道引用后得到了广泛的关注与认可,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落户老街,还促成了英国政府在伦敦东区打造科技中心的决心。如今,硅环岛已经延展为东伦敦科技城(East London Tech City)。

从2011年由政府正式启动,伦敦东区在短短几年间实现了从0到N的跨越,成长为仅次于硅谷和纽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高科技聚集区,发展势头极其强劲。Tech city的数据显示,硅环岛附近的高科技企业密度已达到了3328家/每平方公里,人才密度全球第一。随着海量的国际高科技企业不断入驻,硅环岛在国际科技界名声大噪,被誉为“欧洲的科技硅谷”。


侧开式集装箱


硅环岛(Silicon Roundabout)城市俯瞰


虽然位于伦敦,但东区的发展条件却先天不足。这里不仅城市面貌衰败,经济状况滞后,还背负着严重的历史经济负担。更重要的是,无论从外部科创环境、还是内部创新资源来看,科技城的发展都面临着重重阻碍。

向外看,整个欧洲创新创业氛围低迷,新兴的独角兽型科技企业乏善可陈

欧盟的调查数据显示,欧洲人对创业意愿不强,67%的受访者表示在未来5年内不会尝试“自主创业”。而2009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使得大多数欧洲国家初创科技企业的数量呈现下滑趋势,每年关闭的企业数量则逐年上升。在大多数初创科技企业眼中,欧洲碎片化的市场、谨慎的风投和高昂的成本,让“逃离欧洲,搬向美国”成为存活下去的必选项。

向内看,高等教育资源缺乏,低收入人口聚集,缺乏创新源头与智力资源保障

伦敦著名咨询机构center for London2016年发表的《空间的思考:伦敦创新区域与常识经济的变迁地理》报告中指出,硅环岛缺乏有效的大学创新源头支撑。雪上加霜的是,东区不仅没大学,还缺乏必要的人才支撑。由于临近码头,东区历来是伦敦低素质低收入人口的聚集地,居民大多是卖苦力出身的穷人和外来移民。

然而,就是这个最贫穷混乱的地方,既没有科创传统支撑又缺乏人才支撑的硅环岛创造了一个奇迹。随着区域配套的完善和高收入人口的汇聚,硅环岛——这片昔日的“价值洼地”已经成为伦敦地价升值最快的地段。2017年英国Lloyds Bank的最新数据显示,近20年伦敦房价涨幅排名前列的地区大部分位于东伦敦的硅环岛附近,最高涨幅达702%。除此以外,这里也是2016年伦敦GDP增长最快的区域,其中Hackney地区的GDP增速甚至超过7.5%。

那么,硅环岛究竟是如何带动伦敦东区实现逆袭的呢?下面让大家一起走近伦敦东区,解读它破茧重生的成功秘诀。


秘诀解读

市中心的区位交通

让科技回归都市成为可能

1虽然先天不足,但胜在其策略性的选址

硅环岛所在的老街和肖迪奇片区,区位绝佳,交通便利,是一块宝贵的价值洼地。区域内可供开发的土地储备充足,在科技回归都市的创业大潮之下,具备了逆袭的区位条件。


都心区位,超享大伦敦资源与配套

伦敦,世人瞩目的欧洲经济和学问中心,都市地区的企业贡献了整个英国GDP的30%左右。科技城核心区硅环岛坐落于伦敦中心1区的黄金地段。从科技创新所需的资本、商业环境、数字基础设施、常识外溢、生活服务等各个角度来说,这里都具有得天独厚区位优势。这里与英格兰央行所在的老金融城仅一街之隔,离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也不远。如果生活在硅环岛,便可以尽享邻近的“Shoreditch、Islington、Farringdon和金融城”四大核心区域的成熟配套,如Merchants酒吧、The Clove俱乐部、Boundary餐厅、Jamie Oliver厨房、Whitecross Street市场、Whitechapel画廊、Postman公园、伦敦博物馆、Geffrye博物馆、Exmouth市场等等。


交通枢纽,无缝对接欧洲人才与市场

硅环岛的交通非常便捷,是伦敦重要的交通枢纽。这里轨道交通便利,不仅能快速抵达伦敦金融城等重要区域,。,还设有去往斯坦斯特德国际机场(London Stansted Airport)的机场快线。同时,这里毗邻伦敦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利物浦街站,提供覆盖东英格兰地区的通勤列车服务,每年约有1亿2千3百万人次使用。另外,伦敦市政重金规划的纵贯伦敦的大型城铁Crossrail1(被命名为“伊丽莎白线”Elizabeth Line)和Crossrail2都从“硅环岛”附近穿过。


2重生,文创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在硅环岛崛起前,伦敦东区的发展长期落后,前后两任首相布莱尔和卡梅伦都极为关注伦敦东区的城市更新建设,推动了这里从文创到科技两个时期的复兴运动。

硅环岛的缘起:文创复兴是手段,但不是结果(20世纪90年代末-2010年)

东区文创复兴的开端,是寻求较低廉房租的艺术家们自发性地进驻东区的Hoxton和Shoreditch区域。1997年首相布莱尔上任后,提出伦敦要打造“创意之城”。在政府引导下,一批年轻的新锐设计师开始把工作室搬到这里,随后大量的艺术展览馆、酒吧、餐馆、独立设计师店铺竞相出现。这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东区的城市面貌,城市活跃度大大提升,再造了一种具有嬉皮精神的先锋学问氛围。但是,发展文创产业并没有帮助伦敦东区真正摘掉贫民区的帽子。为了经济复苏,东区需要继续转型。


硅环岛的崛起:科技复兴是根本,真正推动旧城重生(2010年至今)

2010年,新上任的首相卡梅伦大力发展科技,提出了要“用创新产业带动创意产业”,。为了让原先自发聚集的科技产业集群更具规模,首相卡梅伦和伦敦市长共同启动了“东伦敦科技城”项目——把硅环岛向东扩展到斯特拉福德奥林匹克公园的区域,形成高技术产业中心

伦敦市政府投入4亿英镑发展东伦敦科技城,希翼打造属于英国的硅谷。其中,政府投资5000万英镑建造欧洲最大的民用设施中心,为新兴科技企业提供礼堂、会议厅、实验室以及工作空间。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聚集于此,东区逐渐成为伦敦新的经济中心和最具活力的初创企业社区。


成功路径

“潮科技”为创新添活力

没有大学和高素质的科技人,硅环岛通过打造“潮科技”来吸引科技人,来解决“创新源头缺失”的问题。不同于硅谷“大学创新驱动,自发生成”的逻辑,硅环岛是“都市资源整合,政府主导”模式的成功。伦敦市政府通过整合都市资源,吸引科技人和高科技企业到伦敦东区聚集。

面对欧洲分散碎片化的市场和整体低迷的创业氛围,硅环岛从最一开始就锁定自身“国际化”的属性——对接全球市场,引进国际顶尖的科技人才与企业。对科技区域而言,创造一个富有活力和激情,能释放压力的环境是吸引人才的必备要素。但这对硅环岛来说还远远不够。政府希翼打造一座世界“潮科技”中心, 让科技人“和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做出有创造力的成果”。这个战略是卓有成效的,以大名鼎鼎的DeepMind企业 为例,企业拥有来自45个国家的人工智能领域顶级专家,有赢得波兰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天才,也有获得法国年度最佳数学博士称号的牛人。多元学问的交融迸发着惊人的能量,催生了无数创新与成果。


罐式集装箱


欧洲国家单一市场体量不足,所以96%的欧洲创业企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默认以全欧洲作为目标市场

与金融城西装革履的风格相比,“硅环岛”闲适轻松的氛围更符合技术创业者的脾胃。正因如此,开发出了AlphaGo后,DeepMind企业即使 被GOOGLE相中也仍然选择留在伦敦。脸书工程副总裁Mike Schroepfer被美国资讯网站Mercury News采访时说:“伦敦作为一个全球经济中心,提供了最好的工程师,也提供了天才的工程师愿意移居的地点质量。”

具体而言,东部科技城延续自身独特的潮学问,通过“潮界面、潮配套、潮交往、潮大使”四大策略,成就了世界“潮科技”中心——“这不是大家传统意义上的科技园区,这是一座真正融合工作,生活,娱乐和休闲的乐城;这里不会像普通的园区,周一至周五人满为患,周末就是一座空城。在这里,天天都充满着惊喜”。

1潮界面:最精彩的城市界面,焕发城市活力,是创新的激发器

在伦敦东区的旧城文创复兴的基础上,政府投资了2500万英镑以便彻底改善硅环岛地区。在这里,大师建筑,涂鸦艺术,装置艺术和大量保持着原来风貌的老建筑有机结合,使硅环岛散发出包容又极具生机的气质。

大师建筑伦敦政府重点扶持改善“硅环岛”的居住和办公环境。以MAKE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综合型住宅大厦the Atlas为例,层叠状的外立面设计大胆创新,使其成为区域内令人瞩目的地标性建筑。随着辖区政府逐渐批准一系列开发项目,Shoreditch规划在未来5-10年间迅速兴建一批时尚社区。届时,这里将成为与金融城高楼区并立的高档居住区,为银行家、艺术家和科技精英人士提供更多的居住选择。

涂鸦艺术有人说“涂鸦是伦敦东区墙上的摇滚乐,也是这座城市最美的纹身”。不仅如此,“街头艺术还是第一个由互联网驱动的,真正意义上的全球性艺术运动。” 从街头艺术家转型为画廊老板的查理?乌泽尔-爱德华兹(Charley Uzzell-Edwards)认为,涂鸦艺术越来越多地走在潮流的前线,是和互联网结合最紧密的一种艺术形式,极具大众传播性。

东区有伦敦为数不多的合法涂鸦区,成为最能展现东区先锋精神和包容学问的城市符号。在硅环岛,还未重新开发利用的建筑墙面为艺术家提供了天然画布。人们行走在这里,好似徜徉在天马行空的各式新潮艺术展览中,构成了东区一道时髦别致的城市风景线。


伦敦东区的涂鸦艺术


涂鸦艺术的魅力也催生了街头艺术旅游的兴起,为东区聚集了大量的人气。比如,被引人入胜的街头艺术作品覆盖的肖迪奇,不乏著名涂鸦大师的作品,如世界涂鸦之神班克斯(Banksy)、比利时涂鸦大师ROA等;而位于Brick Lane到 Redchurch Street的街头艺术街区,每天都吸引了全球大量的涂鸦艺术爱好者来此朝拜。在这里,天天有活动,每周都会上演几十场街头艺术之旅。


动物集装箱


伦敦东区的涂鸦艺术


装置艺术各种各样绝妙的创意装置分布在东区各处,为这片古老的城区带来了无限的活力与生机。政府鼓励艺术大师将创意灵感和城市更新相结合,用个性有趣的创意装置丰富城市的表情。在城市重大节庆活动时期,政府也会组织艺术家们设计各种创意装置对城区进行装点。如2012年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捷克艺术家David Cerny打造了一辆会做伏地挺身的双层巴士,成为闪耀一时的地标景观。


集装箱建筑


装置艺术:房顶废弃的地铁车厢


奔放而又精彩多元的城市界面基底,为伦敦东区吸引了大量的创意类人才。众多艺术家、建筑师在此成立工作室及办公室,像是?Gilbert & George双人组艺术家及设计伦敦水上运动中心、北京望京SOHO的著名建筑师Zaha Hadid,都已在此落脚。因为便宜的租金,充满张力的多彩城市空间和越来越多的创意人才,老街地带早在2008年就已经自发聚集了30家高科技企业。


2潮配套:最时尚的生活配套,孕育革新精神是创新的最佳触媒

伦敦科技城聚焦年轻的创新阶层,将硅环岛周边打造为时下的最潮时尚区。人们常说,厌倦了伦敦也就厌倦了生活,因为生活所能给你的一切,伦敦都有。作为伦敦的新兴潮区和伦敦人心中的人气地点,老街肖迪奇地区为伦敦人展示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这里不仅遍布旧仓库改造而成的LOFT和售卖新潮饰品的个性潮铺,更有充满酷理念的实验生活社区。年轻人憧憬的一切,这里都有。

学问生活如果说伦敦西区的艺术馆与画廊代表了经典与主流的审美,那么东区的艺术配套则更具有创新理念与实验精神。位于东伦敦伊斯灵顿(Islington)的码头街(Wharf Road), 一座由维多利亚时期的厂房改建的美术馆(Victoria Miro Gallery), 以展出当代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家的作品闻名。上到美到爆炸的固体香薰,下到融合了口技、乌贼和都市风光的视频录像,没有你看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文艺餐饮Shoreditch?到处都充斥着艺术氛围,以往的很多旧仓库都被改造成了私人俱乐部或时髦的餐厅。其中的最好例证就是特立独行的Tramshead餐厅。这家餐厅最吸引人之处是那极具艺术馆风格的餐厅陈列——餐厅特别邀请前卫艺术家?Damien Hirst以他的作品妆点餐厅内部,地下室则索性设置成艺术展览空间。推开气派大门,悬立于餐厅正中央的是HIRST的巨型装置艺术——一只公鸡站在牛背上,浸泡在蓝绿色的福尔马林中,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这些特请了艺术家参与内部设计的餐饮业态,早已成为时尚艺文界人士流恋驻足的场所。


集装箱购物中心


Tramshead餐厅主推创意个性的就餐体验,一只大型公牛和一只公鸡的动物标本被放置在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缸,里面是蓝色福尔马林液体


新潮商业政府有计划地引导商业入驻,而许多理念前卫的商业综合体也选择了在最具创新精神的硅环岛落脚。全球首家临时购物中心宝马娱乐bm555公园Boxpark就位于这里。该项目由著名设计团队BDP完成,于2011年开始营运,是全球最环保购物中心。不仅利用旧材料搭建,日后拆除也不会造成污染。不同于传统商铺,Boxpark的每个集装箱就是一间小店铺,店家可以发挥创意自由设计改造集装箱。Boxpark的店家租约可长可短,没有太严格的限制,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的设计师来开店试水。在这里,每间商铺都很有潮范质感,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


集装箱公园


Boxpark集装箱购物中心项目通过提供一个不用大量耗费资源的低价零售空间,打造了世界上第一个pop-up购物中心


时尚的生活,孕育出了时尚的科技,也帮助伦敦成为了“时尚科技”创业浪潮的首府。就像在伦敦时尚学院任职的时尚创新总监Matthew Drinkwater所说,“伦敦的品牌已经在引领一个趋势——最新的技术元素已经被悄悄溶进时尚里。”Crunchbase(一家收集初创企业投资数据的网站)的报告显示,在过去的5年内,有超过50家时尚科技创业企业在伦敦成立。越来越多像可播放音乐的艺人演出服、可以检测运动员身体伤患的运动衣等类似的产品不断涌现,展现了科研与时尚的完美结合。


3潮交往:最丰富的交往活动,促进资源对接,是创新的催化剂

对于创业者而言,“硅环岛”不仅是办公室,更是一个吸引同道中人的俱乐部。你以为这里科技企业的工程师和研究员只会埋头工作吗?恰恰相反,社交才是科技城最重要的学问。“互联网本来意味着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但实际上聚集在一起才能产生巨大的能量”。Mind Candy首席实行官阿克顿?史密斯指出,“硅环岛”的创新氛围对于起步中的技术产业至关重要。


交流导向的孵化器在伦敦科技城,为了更好地激活创新氛围,孵化器的运营设计强化了公共交流空间的开放性与功能性。GOOGLE校园主管埃泽?维特拉说,“这不仅仅是一座建筑,更是一个企业家们同呼吸、共命运的社区。”,“在这里的咖啡馆里呆上一周,你的名片就会发完。你会碰到很多人,可能是和你一起创业的人,也可能是你的下一个投资人,还可能是一位重要客户,他们都将改变你企业的命运。”在这些孵化器中,不仅会提供科技人与投资人的对接,还能提供科技人与普通民众的交流机会。当地民众可以与GOOGLE员工分享经验与专业技术,非常住居民也可以光顾一层的创客咖啡与联合办公空间。管理者希翼科技人和普通民众可以"通力合作,测试理念,探索生活中新的方面"。


激发灵感的酒吧街东区不仅有36家孵化器和加速器,70多个共享办公室,更设有大量的酒吧、棋类游戏等兴趣俱乐部。在这里,酒吧的作用不仅在于释放压力,更在于帮助科技人激发灵感。在随意的闲谈中,人们发现新的创业机会,更高效地与资源对接。无论白天黑夜,硅环岛沿街的酒吧总是热闹非凡。每周五晚上,大家都要聚会畅饮,这被员工们称为“用HIGH来结束一周”。英国《卫报》蜗居君在探访硅环岛的企业后感慨,“这些家伙看起来健康、快乐又很酷。不得不说这里有一种智力的魅力在空气中回荡。”


商业集装箱


硅环岛无论白天黑夜都热闹非凡的酒吧俱乐部空间


展示产品的科技周以伦敦科技周为例,伦敦科技城常年举办数不胜数的交流活动。由伦敦市长领头创建的伦敦科技周,被喻为一场“黑科技+世界资本的新经济旋风”。在每年的6月19-25日,来自世界各地的科技人通过各种面对面的活动,相互交流探讨科技领域的最新发现以及未来发展方向。同时,他们还可以与迅猛增长的欧洲科技资本对接,快速熟悉欧洲市场,发现潜在的商业机会。2014年,第一届伦敦科技周举办了超过200场活动。2015年,伦敦科技周加入了大量创新元素,规模更是空前。在7天的时间里,141个场所共举办了228场科技主题的相关活动。2017年,伦敦科技周更是往届体量的三倍,有着4万名来自70多个国家的观众报名。如今,它已经成为了一个集结欧洲所有科技大佬和优秀创业企业的科技盛会,是欧洲目前最大规模的科技展示活动。


集装箱建筑科技回归都市,世界“潮科技”创新集装箱首府诞生壹


伦敦科技周是欧洲最大的科技盛会,是全球参与的科技狂欢节


4潮大使:最国际的招商团队,强化宣传推广,是创新的造血机


建立“伦敦技术大使团队”,走访世界招商引资为配合打造技术之都的远景目标,向世界展示科技城的吸引力,伦敦市政府牵头建立了一支9人的“伦敦技术大使团队”。成员都是来自伦敦政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走访世界各地,为技术城招商引资,并引进更多的国际科技人才。


成立“技术城投资集团”,引入全球标准进行管理政府还成立了15人组成的“技术城投资集团” 对科技城进行运营,并聘请了国际科创界的知名经理人乔安娜?希尔兹女士进行管理——她曾经负责脸书在美国之外的业务拓展。技术城投资集团引入全球标准,一方面筹集资金以支撑技术城的创业者,另一方面征集投资者和商界领袖的需求建议,以便提供更直接和高效的支撑。


集装箱建筑科技回归都市,世界“潮科技”创新集装箱首府诞生贰


伦敦科技城的“潮大使”们——中间是前伦敦市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右边是科技城投资集团的CEO-前脸书的副总裁乔安娜?希尔兹(Joanna Shields)

在潮大使出马之前,硅环岛没有一家全球性的企业。在潮大使的呼吁下,Cisco、脸书、谷歌、Intel和McKinsey & Company等企业,都看中了东伦敦科技城的发展潜力和人才储备,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这里。目前,东区不仅有科技巨头,也有Transferwise,Shazam,Wonga等市值过百万美金的知名科技企业,以及超过4000家科技创业企业。


在欧洲分散碎片化的市场和整体低迷的创业氛围下,伦敦发展科技创新的环境并不算好。但位于伦敦东区,先天不足的硅环岛,却成就了世界“潮科技”创新首府。随着东部伦敦科技城的发展,硅环岛所在的老街和肖迪奇作为伦敦最早一批接受重建改造的核心区,实现了华丽转身,甚至由此产生了Shoreditchification这一新词(指城市更新的成功)。即使在英国公投脱离欧盟之后,伦敦科技行业的资金投资力度也并未出现放缓迹象,相反在2016年7月还有所增加。


从最不可救赎的“贫民东区”到世界“潮科技”创新首府,伦敦东区的硅环岛完成了华丽“逆袭”。而这样的城市传奇故事,也必然会激励其他大都市中有着相同“身世”的旧城区。是的,即便没有大学加持,即使没有资本聚集,只要位于大都市,老城区就具备打造科技区的潜质!谁能打造最都市的炫彩生活,谁就能成为下一个脱颖而出的老城区!伦敦东区的科技崛起,为致力于老城复兴的大都市管理者们,提供了一条新的城市发展思路!


上一篇:被称为“一流精品”的度假酒店,竟然是用集装箱改造而成的

下一篇:“潮工作,玩生活”,宁波“集合”集装箱产业园建筑